Walden

日常爬墙 目前沉迷TSN中
-all长苏/all台/all胡,不逆不拆,有时会给妹子们送温暖
-驱魔少年神亚/缇亚
-锤盾/瑟莱/ALVO/哈蛋/drarry

重刷琅琊榜 发现一个巧合???

凯歌的场合 P1

kkw:你是有多不想见到我 盒盒盒盒
hgg:你让我说完~你让我说完~
kkw:好 你说 你说

靖苏的场合(第54集)P2 P3

苏:景琰 你让我把话说完
琰:好 你说

噫~你们俩~噫

闲来无事,终于翻出墙登了一下FB,真马🐴活跃得像个营销号,真花🌸除了直播帖,就是和老婆秀恩爱。主要截了几张真花的FB。

真花从09年开始POST,中间5年有没有PO过很是迷。一开始的画风紧紧围绕FB展开,中间贴了两张和加菲的对比图给大家乐呵一下,几张飓风图像营造@气象北京 的气氛,还有熊,好几张熊🐻 后面关注领域基本上在互联网科技金融初创公司与投资。

P1~3:花大爷结婚前铁打不动,年年给FB祝寿(感觉真花真.腹黑)

有一张真花小时候的照片

第一次知道,真花超喜欢北!极!熊!
而且看起来喜欢小只的。少女心哟。

真花给人有趣、腹黑又贴心的感觉,看了真花自己发的加菲对比图后,觉得两个人好配啊啊啊啊啊,新加坡&巴西甜心 高智商高情商腹黑总裁 × 敏感温柔善良的英国甜心小天使 认真努力的好演员!

邪教船好冷啊......

不要轻易地接受加菲交出的公式

看完TSN后补了超烦,发现加菲每次交出公式就乐极生悲

【求文】AO3上有什么目前未翻译的好粮么?

新入坑

本来在HP/DH那边坑底蹲着,结果首页一太太天天刷TSN,一查发现是6年前的电影,既然这么有生命力我掐指一算粮也不少,Ok,随缘热门开刷,刷了一遍尤其喜欢CIA花朵,和写 以眼还眼 的太太的所有文。
然后SY被刷完了。。。麻溜的滚回来LOFT刷,这边的刷的也差不多了,从ME到SE到DE到各种peter=花朵的混同。
所以。。。
所以。。。
现在粮荒了!!!Oh no!!!
备考GRE的精神食粮不够了!!向大家跪求推荐好文!!

【使鬼/王黎×金信】神谕 第二章

Warning:私设如山。

另外想问一下大家,想让王黎和金信谁先喜欢上对方?



王黎是第一次直面金信。

 

兄长令他下朝之时候于崇文馆中,未曾说明白是何要事。王黎提前些时辰抵达崇文馆,却见馆外倏尔作大风,秋高气爽之季如此疾风也是一奇观,感情王兄是叫他来看变戏法么。他拾起桌面上的红叶,闷闷地想着。

 

远远传来金怜拐杖的引路声和兵靴有节奏的踏足声。他凝了凝神,端坐于案前。一阵疾风中,来人戴文罗头巾,着青布窄衣,前襟有圃号,余以盤花饰之。

 

“臣定远将军金信,拜见太子殿下。”

 

金信也未曾想到能在此时就面见王黎。过去的一世中,第一次面见王上是在登基大典之日,少年国王穿着未来得及修改的龙袍,由太傅牵着手领上龙椅,不安地俯视朝臣,身体努力挺直,而视线却不时朝向太傅,仿佛自己所做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决定,都必须经过朴中元同意,才敢继续。

 

傀儡。

 

当时跪拜的金信如此想。身为粗枝大叶的武将都能明白,朝堂上哪些伶牙俐齿的文官又怎会不知,静默即为默许,利弊得失何人掂量不出,他们早早就站好队,站到了朴中元的天下。

 

 


今日下朝,金怜持拐跛着挪来,引金信向偏亭,一路上空气静默着,偶有路过的几对袅袅婷婷的宫女挎着篮子,装着新采来的鸡头草,欢快地聊着趣事哼着歌。

 

“信儿,”过了偏门,人迹罕至,金怜停下脚步,拾起墙角不知被何人遗失的荞麦花,转身正视金信的双目。

 

“是,从叔请讲。”金信收敛眉目,而后直视金怜,候其详释。

 

“你的眼神……与以往不同了,”金怜彻彻底底地又打量了金信一番,“迷茫。以前是信仰,坚定、执着,现在……老夫,什么都看不见了。”

 

“还请从叔明示。”

 

金怜慈爱地注视金信许久,将手中的荞麦花交予金信,“其实,也并非为坏事。金氏满门忠勇之士,战场皆在疆域,而在这里就显得愚钝了。王上信任你,然只有王上。为叔要提醒你,万事之前先思国、家,再思王令。”

 

“从叔您……”金信不由吃惊,自己前世怎就将这位从叔的提点抛之脑后呢。

 

“不用担心,为叔我呀,没什么大志为国,也并无大才,在你父母逝后,仅求保全这小家了。”金怜无奈一笑,随后接着引路,“将军随我这边来。”

 

金信收下思量,微微前倾朝从叔鞠上一躬,随之前去。

 



 

“殿下,此乃定远将军金信。即使在宫中,仍有需用防身之术之时,太子殿下的武艺至今还未有专人指点,故王上特请将军担此任。”金怜持拐杖立于一侧道。

 

金信听此不由得吓了一跳,前世自己可是在登基大典上才第一次面见王上,这次回来情况怎么说变就变,自己还捡了一个教太子武功的密职,深深怀疑神喝了假酒。

 

这边的王黎倒是满脸憋不住的兴奋,早闻宫里侍女们对定远将军百战百捷称赞有加,能得高手相传岂不乐哉。便迫不及待地问出口:

“定远将军,你会射箭吗?”

 

金信赶快甩开满脑子问号,答曰:“回殿下,是的。”

 

金怜在一旁虚咳两声,小声提醒道:“殿下请先拜师。”

 

看着小太子对规矩手忙脚乱的样子,金信简直想翻白眼,这和之前那个每次见到都给我甩脸色看的小子是一个人么,我这回的该是假前世吧。


永恒的情在时空穿梭

一对新人下台敬酒 让我们祝福这对儿老伴儿

【使鬼/王黎×金信】神谕 第一章

warning:私设如山,感情慢慢来吧



返回京城的一路上将军仍受到了百姓丝毫未消退的热情迎接。

 

金信一身玄色介胄,骑一匹乌色烈马入城。左右百姓相比其前生大捷归来时的兴奋和崇敬,更多了些好奇——毕竟此时二十二岁的金信是第一次以定远将军之衔出征。

 

宫城门前护卫早已上报宫内,出征归来的一行人刚行至宫城门,即有一位侍从将金信引入光华门。金信随侍从自东向北行,踏过升平门,不由在信奉门前的球庭驻足。曾经的自己,已记不清在每次战胜归来时经过此门多少次,最后一次推开此门,却一生未能走到保护君王的位置上,如今的自己,为何会再次出现在此处?冥冥中,有何旨意。他看着城门渐开,望着檐上繁复的龙纹,突然觉得对过去有些陌生,在侍卫拖长了的声音“传——定远将军金信进殿”时,他不得不再一次面对,这个生前不屑参与,而逝后发觉充满杀机的战场。

 

将军的背影消失在高耸的宫门时,一双稚嫩又清明的眼睛注视着将军的身影远去,九岁的王黎趴在东乐亭的柱子上。

 

“他就是定远将军吗?”那位兄长曾提起的金信。

 

 


 

此次进殿面见君上,王将金信推迟半月的过错一笔带过,殿上朴中元由于曾上奏的关系,颜面上有些过不去,却也并未多说什么。王一如既往听金信禀报完战情况,给了些赏赐,便令金信归朝臣队伍中去。

 

下朝后回到府邸,金信一进家门就被小肉团子正好砸中,还没理清头绪,就见小肉团子金善两只小手狠狠地敲打自己的肚子,含着一股没有门牙的鼻音生气地喊着:“兄长讨厌死了,带新娘回来都不告诉我。兄长烦死了!“

 

“池恩卓!“你怎么解释的。

 

“就说了我是你还没过门的新娘”池恩卓红罗编发,出现在金信面前,用可怜的眼神盯住金信,“我人生地不熟的,大叔你现在是我唯一的依靠了。”

 

“……”

 

小金善扭头看着池恩卓可怜兮兮的眼神,思考许久,拉着金信的衣襟,语气中充满担忧:“兄长……对恩卓姐姐不好吗?这样不对的。”

 

“嗯?你怎么知道对不对呢?小丑八怪。”金信俯下身抱起小金善。

 

“兄长要娶恩卓姐姐,就是喜欢她,要保护她。以后我也会保护兄长和我喜欢的人的,我会比兄长做得更好。”

 

“我们善儿喜欢什么样的人呢?”

 

“好看,认真起来好看,坚强时好看,笑起来好看的人,反正不是兄长你这个样子的。”

 

社长真的是……哪一辈子都很厉害啊。池恩卓不得不如此想。

 

“你啊”金信回忆起生前妹妹出嫁之日,一身锦绣黄裳,清丽得令冬雪成为陪衬,不由得后悔辛苦宠大的自家白菜怎么就被某个小子拱了,“真是这么小就……”

 

忽地,一只玄羽信鸽落于金信肩头,他收起表情,取下鸽足上的信件。

 

明日下朝随金怜前去崇文馆


-----------------------------------------

搞完建模大赛以后睡了一天,现在才发,实在抱歉

【使鬼/王黎×金信】神谕 第零章

Warning:

1.小新娘和鬼怪没有爱情线

2.接第十三集,相当慢热


 

他终于结束了九百多年漫长的时光,在意识模糊之时,蝴蝶自梦中飞来,落到了他小新娘的肩头。

 

神啊,祈求你,在我逝后,带给恩卓新的幸福吧。

 

鬼怪轻轻靠近新娘的怀中,阖上眼,身体化作燃尽的微尘,消散于夜空下。

 

小新娘痛哭出声,伏在地上,仿佛被抽空了全部力量,又像是丢失了全世界。大叔消失了,她也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母亲去世时的悲伤再一次冲击来,这一次,她再无亲人。

 

使者依然立于一旁,凝固于宁静的夜空下,记忆又开始在脑海中翻腾,最后反反复复响着一个声音:“请原谅臣吧。”

 

他摘下帽子,咬着牙回答:“不原谅。”

 

少女肩头刹时被一片刺目的白光笼罩,一道惊雷之后,首尔上空一片寂静。

 

 

 

 

 

第零章

 

边关的大捷的信报很早就传入了开城,百姓们沸腾的喜悦逐渐陷入隐隐的担忧——战无不胜的将军,自捷报低京,已有半月却迟迟未归。朝内人士更是心怀疑虑,太子太傅朴中元甚至几次上奏王勋,金信大捷后迟迟未归,暗示将军通敌叛国的可能。王勋并不如何在意,寥寥几句带过此事,终于在月底下旨召回将军。

 

其实,将军并无如通敌叛国这等深谋远虑,他只是被一些琐事绊住了脚。

 

“大叔,带我去鸭绿江看看吧,求你了,我长这么大都还没来过朝鲜。“少女拽着金信的胳膊,可怜巴巴地说。

 

“王的旨意已达,令我今日返回开城。都带你转了半个月了,边境上一条河有什么可看的。“将军摇摇脑袋,一根根搬开少女的手指。

 

“王?哎……真不想去那个狐狸窝,要叫我看到朴中元那个舌头鬼,我就恨不得掐死他一次“少女举起拳头做出掐人的动作,”说真的,大叔,这次有我在,一定帮你怼死朴中元。”

 

“行了吧,你能不被饿死就不错了”金信边穿战甲边道,“别想着还能住我家,家里有头小蠢货就算了,再没你的口粮了。”伸手给少女牵来一匹马。

 

池恩卓扶着金信的手臂,一脚登上战马,相当不乐意:”哼,早知道看你散成碎片就不那么难过了,浪费感情。“

 

金信——或是鬼怪眯起眼睛对少女笑笑,翻身跨上战马,去往开城。

 

再次苏醒时熟悉的战场让将军以为九百年的光阴只是一场梦,然而看到身边的少女毫无疑问证实了那并非梦境。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那么,此次重返高丽是为了让他去改变八年后的那场屠杀么?心中疑虑更甚,过去的未来,有了池恩卓的存在,充满了变数。


去看了如梦 莲花池 无限近 这个人怎么这么好看这么好

求AO3德哈文

想看一些近期的AO3德哈文,记得上一次看德哈都已经是11年的事情了,那时还是fanfiction和晋江大火的时候,再回头看以前的文包已经有些看起来文笔幼稚了,而一些却令人越来越喜欢。个人比较喜欢战后文像雪盲和前世今生,当然前世今生人物性格虽然稍有点苏,但依旧看起来像是小甜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