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den

日常爬墙 目前沉迷TSN中
-all长苏/all台/all胡,不逆不拆,有时会给妹子们送温暖
-驱魔少年神亚/缇亚
-锤盾/瑟莱/ALVO/哈蛋/drarry

【靖苏】时间简史 第一章 (星际穿越au)

几个小时只架了半个大纲,抽了些时间出来写文。写文苦手,文短慎食。

期末刚考完文中这门考试,这个走向有点不太对,但尼玛写对话除了唠嗑还能怎么整。

另,本文不是硬科幻。


 

西方天际沙尘裹挟着黑烟汹涌漫来,一路上摧庄折稼,扑向小镇。镇上年老的司机对此习以为常,他熟练地跳下卡车,转身进入一栋混凝土矮房。房内仅一书架,一张桌,一盏茶壶。书架上书籍错落,又有几本散落于地面。室内尽是灰尘,想来许久不曾有人居住。老人拾起一本书,点亮随身携带的蜡烛,他拍落书面的灰尘,隐隐约约地看到了灰暗褶皱的月球和那一面无风而动的星条旗。

 
 

 

 
 

 

 
 

窗外依然黄沙漫天,基地内的空气却宁静而平和。几人中最小的言豫津不知从哪儿捞来了一副牌,和萧景睿嚷嚷着说要打桥牌,这打桥牌二缺二,他二人见穆姑娘在和总指挥言院士在会议室商量正事,于是两人把看起来好说话的梅先生从实验室拖了出来,又硬拉着梅先生,请来了不忍见三缺一的萧长官。四人宁静而祥和地开始叫牌。

 
 

 

 
 

“我和景睿都从大学毕业以后就在联邦宇航局工作了,这都一年了,还一直在底面模拟训练,我俩连飞机都没碰过…一草花!……萧长官,您带领空军战队有些年头了,多次反恐行动我听父亲说都是您带队在前线指挥,这驾驶战机是个什么感觉啊?”

 
 

 

 
 

“不过是职责罢了。能见到罕见的蓝天,但能起飞的时间也不多。近几年风沙渐巨,粮食紧缺,动乱频繁,公民所纳税款能不用再军备就尽量少用吧……一黑桃”

 
 

 

 
 

“可不是嘛!”言豫津接过话,“最近我三餐里两餐都是土豆!”

 
 

 

 
 

“能有土豆吃就不错了……二草花“景睿无奈道,”近年来物种灭绝地极快,尤其在全球变暖,干旱加剧后风沙蔓延全球,各种资源都甚为紧缺啊。“

 
 

 

 
 

“上月最后一片秋葵遭虫害而亡,而今实验室里秋葵幼苗难以长成,怕是近日就要灭绝。现农民们普遍种植的土豆与玉米虽产量较高,但如此下去,恐怕仅二十年便会灭绝……叫不了,过。“梅教授如是说。

 
 

 

 
 

“景睿只知苏兄在理论物理领域研究深入,竟不知在生物领域也有涉及,可惜我与豫津在大学主修文学,否则能为苏兄科研助力一二。“萧景睿道。

 
 

 

 
 

一轮闲聊下来,牌也打得差不多一轮。萧景琰抓着一手好牌做庄,打着明手梅长苏抓的一副极烂臭牌也算是赢得轻而易举。他看景睿豫津二人年轻有志,性情直爽,值得一交,那位梅教授虽学识渊博,却不自傲,是一位实实在在的学者,谦虚平易,梅教授年龄虽小他两岁,萧景琰心中却有了一些尊敬之意。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