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den

日常爬墙 目前沉迷TSN中
-all长苏/all台/all胡,不逆不拆,有时会给妹子们送温暖
-驱魔少年神亚/缇亚
-锤盾/瑟莱/ALVO/哈蛋/drarry

【靖苏】时间简史 第三章 (星际穿越AU)

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开始谈恋爱,哎……

如果今天有人看我的文的话,我就再加更一章好了

前文连接:第零章 第一章 第二章


飞船与地球再过一段时间,二者在时间流速上会出现偏差。这一章开始,尝试用日历年表示地球时间。

 

地球公元2216年,徘徊者号升空。

 

言阙院士送走孩子们后开始了新一阶段的研究。最初,言阙设想在地球附近建造廉价人工生存空间,然而空间动力系统始终难以突破,如今已不知此项研究是否有其继续进行的必要。他为人类生命延续设想过许多方案,此次将冻结的超过五千个受精卵——其中十个已孵化带上飞船,交由梅长苏保管,是为其中一种殖民方案。

生命源起于此,却挣扎着不终于此,如此勇敢而又愚蠢的人类啊,终究是值得敬佩。

 

然而此刻,我们的大科学家,著名学者言阙院士却发现了一个问题:“哎?我把还没检查完的医疗芯片落飞船上了?”

 

 

 

“完成二级分离。”

木玦的机械音通知队员后,强波动气流噪音远去,飞船从升空姿态调整为环地方向,方才强烈的噪音与抖动都归于沉寂。在一片寂静中,远方的日光投射于船翼,反射出刺眼的光芒。徘徊者号犹如深海中独自潜行的舰艇,静默着游走,曾经发射井中的庞然巨物,此时浮游在星空中,微如尘埃。

 

飞船外一片平静,飞船内仍紧张胶着。穆霓凰提醒道:“我们正在接近永恒号①,准备二十分钟内对接。”

 

萧景琰回到驾驶主位,第一次独立操纵对接的重任落在自己头上,说不紧张绝不可能,这是他们完成任务最初、最关键的一步,不可有半分差池。他紧盯着,黑幕下旋转的圆环中点,双手小心翼翼地握住操纵杆。

 

“接管控制。接近舱口,距离五百米。“②

 

“该你了,穆中尉。“

 

十二个舱体与三艘飞船连结成的巨型转轮扑面而来,日光从一侧照亮永恒号,灰白的外壳无声无息中冰冷地隔绝了一切,带来压迫之感。

飞船平稳地飞至圆环内部空缺,舱门调整方向,准备对接。

 

穆霓凰盯着屏幕控制器,观察着舱口方向和距离,单手紧握控制杆,紧张地抹了一把汗。

 

永恒号舱门在眼前愈来愈大,接近时三扇护翼缓缓张开,五米,三米,两米,一米,锁定。徘徊者号舱门张开机械臂,将二舱牢牢固定在一起。

 

“干得好。都戴上头盔吧。“

 

五人换上全套宇航服,进入永恒号。冥冥中有什么牵引着萧景琰回首,与其他三人好奇而期待的目光不同,他看到梅长苏注视舱门,眼中流露着隐藏不住的悲伤与期盼,还有些许怀念。

梅长苏知道,这里就是他父亲最后一次执行远征的居所,那座他曾在父亲口中听说,在父亲传送回的录影带中看到过的第二个“家”。

 

 

由于一年在宇航局的严格训练,萧景睿和言豫津将接管空间站的工作做得井井有条,十分娴熟,萧景琰便有了空闲。他立于舷窗前,盯着窗外,若有所思。此时梅长苏正好自低温室走来,他看见萧景琰在日光下反射得发亮的黑曜石般的双眸,少顷,转而随萧景琰目光投向舷窗外,他看着窗外的星球浅浅地弯了眼梢与嘴角。

 

舷窗外,浅蓝色星球在太阳光照射下晶莹明亮,在无边黑暗中默然而平静地旋转,仿若无论万物变换,宇宙中星芒诞生或是消失,无论星球上生命繁衍、进化抑或灭亡,她仍不理凡尘,固执地环绕恒星转动。

 

“这颗孕育万千生命的星球看起来如此孤独,方圆一千光年内无一颗星球与之同有生命存在。远离世间纷乱后,我们的任务竟是如此猖狂地挑战自然。”梅长苏似是倾诉着自己的感受,他言语之间淡淡浸着自嘲。

 

“远离曾生我养我之地,却也终于不用再面对妥测人心,而今我们的目标如此纯粹,挑战自然,也许是为幸事。先生觉得,自然,是邪恶的吗?“

 

“也许,自然就是我们所不能掌控的那些事吧。自然存在,就必然会发生。我们难道能说生老病死是邪恶的吗?难道能说狂风呼啸,风沙漫天是邪恶的吗?自然,难以评判对错,又与人性不同,如果一定要有一个答案,我想,它如同命运一般,都不是邪恶的。“

 

萧景琰忽然觉得,能说出这样话的人,不是从未经历过任何苦难,心思单纯至极,就是历经认识伤痛,勇敢地挑战过必然,挣扎着活下来的不幸者,在前尘平息之后感叹。梅长苏不会是前者。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就像那颗孤独的蓝色星球,在无边夜色中抓到一次从遥远星系传来的生命的线索。

 

梅长苏此番与萧景琰对话,丝毫没有隐藏与昔日自己身为林殊时思想共通的观点。既然已经远离地球,也就没有向景琰隐瞒自己身份的必要了,至于是否让景琰知晓自己的身份,其实自己也没有直接告诉他的必要,自己的音容已与往日大为不同,若是直接告诉景琰,恐怕他是不会相信的。不如循序渐进,顺其自然吧。想到这里,心中竟有些解脱般的开心,他望着舷窗外蓝色星球,倒也觉得它不是那么孤单了。

 

然而,就这样看着那颗巨大的蓝色星球快速旋转,他感觉,不是太好……有点头晕……想吐………

 

梅长苏一手扶住额头,一手仓促地抵住舱壁,难受地靠住舱壁,又有向下滑倒的倾向。萧景琰见面前之人方才还好好讲着话,一瞬间如此不适,被吓了一跳。赶忙扶住梅长苏的肩和腰,将人靠在自己身上,着急地问:”先生怎么了?!“

 

“无事,我……有点晕船。”总不能说被窗外地球转晕了吧= =

 

“先生你坚持一下!我房中有晕海宁,我扶着你去。”

 

突然,从舱顶伸下一只机械臂,正停在萧景琰面前,臂爪上抓有一杯水和一盒晕海宁。

 

[人走都走不动了,能去哪?喂他吃了!] 舱中一个老人家的机械音愤怒地响起。

 

萧景琰硬是愣了一下,赶紧拿着水和药片给梅长苏喂了进去。

 

梅长苏咽下药片,靠着萧景琰休息了一会儿,渐渐有力气直起身了。他顶着一脑门晕出来的冷汗,匆匆对萧景琰说:“多谢长官。我还有实验要做,就先回舱了。”

 

话音刚落,梅长苏还没转身往低温室走,方才愤怒的机械音又在两人耳边炸开。

 

[做什么实验!都在实验室里待了三十二个小时了!老夫这招牌可不想砸!回屋睡觉去!]

 

“……”

“……”

 

“先生可知,这是……什么声音“

“好像是言老院士把我的医疗机器人芯片安在徘徊者里,忘拿下来了。而且,他貌似入侵了永恒号系统……“





注:①永恒号:星际穿越中的空间站。由环形仓与四艘子飞船构成。电影《interstellar》中出现   了三种飞船:徘徊者号、登陆号和永恒号,电影制作团队为此研究了国际空间站的纪录片,并参观了太空技术公司。他们先用3D打印机打出模型,然后请了一队雕刻家做出各个零件。

       ②为电影《interstellar》中台词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