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den

日常爬墙 目前沉迷TSN中
-all长苏/all台/all胡,不逆不拆,有时会给妹子们送温暖
-驱魔少年神亚/缇亚
-锤盾/瑟莱/ALVO/哈蛋/drarry

【靖苏】时间简史 第九章 (星际穿越AU)

前文链接:第零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萧景琰尴尬地起身后,穆霓凰平静了许多。她看着萧景琰将有些头晕的兄长从地上扶起,脑中忽而想起方才萧景琰下达指令时喊出的名字——难道萧景琰已经回想起前世之事了?


被扶起的梅长苏歪歪斜斜地贴着舱壁,挪到角落,摘下头盔,蹲下拾起自己冒险带回的探测器残骸,细细查看起来。


“这是?”穆霓凰疑惑道。


“是父亲带来的探测器。父亲他,已经牺牲了”梅长苏边查看残骸,一边低声答道,“也许只在一小时前,也许就在前一波大浪拍来的时候。”


终究是,没有赶得及。梅长苏将残骸扶起,与另二人侧身而对,有些杂乱的刘海投下一片阴影,这使霓凰看不清他的双眼。前一世的梅长苏总是霓凰的林殊哥哥,他的臂弯温暖而使人安心,仿若能够遮蔽外界所有风雨。而此刻,霓凰想要上前安慰兄长,却碍于一旁的萧景琰直直凝视梅长苏而作罢。令霓凰意想不到的是,似是能与梅长苏心念相同,飞流伸出长方块状的双臂,从背后轻轻抱住梅长苏,机械音轻轻响起[苏哥哥!还在!好!]


感受到小机器人尽力的安慰,梅长苏觉得心都柔软了起来。自己专注于任务竟忽略了飞流的存在,明明并非人类,却有孩子的性情,飞流,是如何做到的?既有飞流之名,他是否与前一世的孩子有关,他是否在穿越虫洞的一刹那也获取了前世飞流的记忆?


正将脑中乱麻般的线索抽茧剥丝时,梅长苏不经意间抬眸,正撞上萧景琰盛满怒意的视线。有别于密道断铃之日冲动的愤怒,此时的萧景琰是梅长苏所不熟悉之人,只字未提便施人以威,未曾动作便却人以势,这绝非梅长苏所熟识的靖王,抑或之后的东宫之主,此乃,帝王之威,天子之势。


“先生又打算瞒着我吗?”萧景琰双眉蹙起,带着怒气沉声问道,语气却极为肯定。


多年埋头于实验室的梅长苏已很久未与人类费神地打交道,从空气中凝结的威势压迫中回过神来,很快诚恳地答道:“实在抱歉,萧长官,林殊这个身份我并非有意相瞒。”不知萧景琰所知有多少,但仅凭方才萧景琰于危急时刻喊出自己的名字,梅长苏便知萧景琰已知其林殊身份,而前世记忆却不敢肯定,唯有观其言行方可定。


一旁的穆霓凰上一世经此盛怒还是自请嫁与聂铎之时,纵使纵横沙场多年,霓凰仍被如此其实一惊,随后回神一想,我兄长哪里对不起他萧景琰了,于是把脸一横,气道:“兄长又没有做错什么,不需要道歉!”


“霓凰,你带上木玦去查看一下推进器的进水情况吧,我们尽量赶在下一波浪到来前返回。”梅长苏使出赶人技能。


穆霓凰知兄长在赶自己走,却也明白既然依然确定林帅生死,此地不宜久留,为今之计唯有尽快返回永恒号,继续下一星球的寻找。虽应了兄长之请,穆霓凰临走前还不忘瞪萧景琰一眼,以示警告。


随着舱门关闭,萧景琰又向梅长苏近了两步,质问道:“你明知信号发射器最可能出现的位置,也是最危险的地方,却支开我单独前去。你是要轻易地舍弃性命吗?”


梅长苏张嘴就是反驳之理:“我有把握返回,有飞流在。况且父亲的压力服和辅助机器人我是最熟悉的,只有我能带回对于远征最有用的一部分数据。再者,牺牲一名研究人员,远没有牺牲最优秀的驾驶员损失大。”


萧景琰并未开口,似是想要看梅长苏还能说出什么花来。


见萧景琰不为所动,梅长苏想了想,决定用事实说话:“此次行动并没有人员伤亡,虽然损失了部分燃料,但是我们得到的探测器残骸中不仅存有这颗星球的数据,甚至可能留有父亲收集到的黑洞数据,以及上一次远征队员们反馈的大量数据,这些数据对于我们进一步行动具有不可推测的价值。”


“还有呢?”


“还有什么?”你大爷的萧景琰,说了这么多还不够,你是脑子有洞吗!


“你自己的想法。”


自己的想法?除了这些,那就是:“我……我不想你遇到危险。”


由于萧景琰目光过于慑人,梅长苏言语间一直未敢对视,此刻再次抬眸,却发现方才的威压倏尔消逝,对面之人的话语柔软了许多。


“那你也不能再拿性命当赌注,好吗?小殊?”


他说得极为认真,似是渴望着得到承诺。


梅长苏又看到了那个认真诚恳的挚友,他望着熟悉的友人,望进那明亮的双眸,浅笑,点头。

 



如同江流滔滔,入海却静,萧景琰满腔的怒气被梅长苏的一句话打散。回神想想方才自己的言行,觉得到处都不妥,如今面对着梅长苏,倒是心中生出了些愧疚。他寻了块海绵,将舱内灌入的水擦干,随手将其扔入烘干机中。


见梅长苏坐在地上,似是有些累了,他便走过去,一同坐下。


“小殊,你的父亲,我很抱歉,但为什么会这样?”小殊与父亲多年未见,再见却是分别,萧景琰想要安慰梅长苏,却只能笨拙地说道。


 “你为什么要道歉?父亲只是没那么幸运罢了”梅长苏也不和他计较方才之事,语气淡淡,像是什么生离死别的事儿都想通了,“这颗星球紧挨着黑洞,极强的引力使得表面光滑,几乎没有地势高低,父亲幸运地着陆于水深最浅的陆地,却没有预想到会有巨型潮汐罢了。真正探测星球宜居程度需要采集大量样本数据,一般来说花费三个月甚至半年都是有可能的,然而父亲他知道此处与地球的时间差,故而未仔细探测就先将信号发出。对于他来说,我们也就晚到了一会儿。”


“小殊,既然……既然黑洞使时间出现了变化,那么我们有没有这种可能。我们利用黑洞,夺回失去的时间,救回你的父亲?”萧景琰知道,梅长苏越是装作不在意,就定是越为伤心,他绞尽脑汁,想尽力挽回一切。


“不,不行的。时间,可以拉伸也可以压缩,但就是不能回转,它是相对的。可能像时间一般跨越维度而存在的,只有引力。”梅长苏摇了摇头,否定萧景琰的想法。


引力?与时间有关的引力……是了。


萧景琰似是抓到什么线索,接着问道:“小殊,我们跨越的虫洞,是何时出现的?”


“在我们出发的十年前。你问这个做什么?”


“既然引力能够跨维度而存在,这个虫洞也许是你曾说的‘他们’用引力与我们对话。也许你不会相信,自穿越虫洞开始,我能够渐渐回想起前世记忆,也是这段记忆让我肯定梅长苏与林殊实为一人。如此一来,我们能否使‘他们’从未来与处于过去的我们通信?”


如此之策,梅长苏怎会没设想过,于是答道:“‘他们’是来自五维空间的智慧,而我们是三维空间的生命体。空间维度的差异就如横亘于二者之间的单侧透明镜面玻璃,从三维一侧仅能看到世界的映像,而无法与五维世界沟通。就如同我们能够感受到三维世界与二维世界的差异,三维的生命可作僧人望山岳松柏于纸上之,而纸上僧人却无法向三维世界之人倾诉赏景之感,五维与三维世界通信亦如是。在‘他们’眼中,时间也许就为一座可攀之山,过去为谷,未来为峰,万物皆非素来之相。”


解释完毕,梅长苏看着萧景琰紧锁眉头,又一副挣扎着思考如何拯救世界的样子,觉得有些想笑。


这一世,本就无心去瞒景琰,就算是瞒,也是瞒“那个人”,但既然方才自己的身份都被萧景琰抖了出来,在身世这一点上便不用伪装了。况且萧景琰又承认回想起前世之事,那么自己得到前世记忆之事也最好尽快告知景琰,此世与前世相同之处甚多,所遇之人又如此相似,两世之人必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若能知道景琰在自己战死于北境后的经历,说不定对于破今世之局有所帮助,于是开口说道:“景琰,其实我……”


还未说完,舱内霎时间警报四起。二人一刻对视之后,迅速装备整齐,带着飞流极有默契地快速进入驾驶舱入座。

穆霓凰坐于主驾驶位上,听着二人在座位上固定好安全装置,头也不回地对萧景琰说:“看着吧,萧长官。这次任务的驾驶员,有我一名就够了。”

语毕,将氧气推入推进器,右手推动压力释放器,左手将压力闸一口气由底部推至最顶端,又握住操纵杆向上拉去。只见徘徊者号轰鸣着推进器冲了出去,正贴着又一波滔天巨浪,如紧贴着擎天之峰攀援而上,瞬间远去于无垠星空中。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