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den

日常爬墙 目前沉迷TSN中
-all长苏/all台/all胡,不逆不拆,有时会给妹子们送温暖
-驱魔少年神亚/缇亚
-锤盾/瑟莱/ALVO/哈蛋/drarry

【使鬼/王黎×金信】神谕 第二章

Warning:私设如山。

另外想问一下大家,想让王黎和金信谁先喜欢上对方?



王黎是第一次直面金信。

 

兄长令他下朝之时候于崇文馆中,未曾说明白是何要事。王黎提前些时辰抵达崇文馆,却见馆外倏尔作大风,秋高气爽之季如此疾风也是一奇观,感情王兄是叫他来看变戏法么。他拾起桌面上的红叶,闷闷地想着。

 

远远传来金怜拐杖的引路声和兵靴有节奏的踏足声。他凝了凝神,端坐于案前。一阵疾风中,来人戴文罗头巾,着青布窄衣,前襟有圃号,余以盤花饰之。

 

“臣定远将军金信,拜见太子殿下。”

 

金信也未曾想到能在此时就面见王黎。过去的一世中,第一次面见王上是在登基大典之日,少年国王穿着未来得及修改的龙袍,由太傅牵着手领上龙椅,不安地俯视朝臣,身体努力挺直,而视线却不时朝向太傅,仿佛自己所做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决定,都必须经过朴中元同意,才敢继续。

 

傀儡。

 

当时跪拜的金信如此想。身为粗枝大叶的武将都能明白,朝堂上哪些伶牙俐齿的文官又怎会不知,静默即为默许,利弊得失何人掂量不出,他们早早就站好队,站到了朴中元的天下。

 

 


今日下朝,金怜持拐跛着挪来,引金信向偏亭,一路上空气静默着,偶有路过的几对袅袅婷婷的宫女挎着篮子,装着新采来的鸡头草,欢快地聊着趣事哼着歌。

 

“信儿,”过了偏门,人迹罕至,金怜停下脚步,拾起墙角不知被何人遗失的荞麦花,转身正视金信的双目。

 

“是,从叔请讲。”金信收敛眉目,而后直视金怜,候其详释。

 

“你的眼神……与以往不同了,”金怜彻彻底底地又打量了金信一番,“迷茫。以前是信仰,坚定、执着,现在……老夫,什么都看不见了。”

 

“还请从叔明示。”

 

金怜慈爱地注视金信许久,将手中的荞麦花交予金信,“其实,也并非为坏事。金氏满门忠勇之士,战场皆在疆域,而在这里就显得愚钝了。王上信任你,然只有王上。为叔要提醒你,万事之前先思国、家,再思王令。”

 

“从叔您……”金信不由吃惊,自己前世怎就将这位从叔的提点抛之脑后呢。

 

“不用担心,为叔我呀,没什么大志为国,也并无大才,在你父母逝后,仅求保全这小家了。”金怜无奈一笑,随后接着引路,“将军随我这边来。”

 

金信收下思量,微微前倾朝从叔鞠上一躬,随之前去。

 



 

“殿下,此乃定远将军金信。即使在宫中,仍有需用防身之术之时,太子殿下的武艺至今还未有专人指点,故王上特请将军担此任。”金怜持拐杖立于一侧道。

 

金信听此不由得吓了一跳,前世自己可是在登基大典上才第一次面见王上,这次回来情况怎么说变就变,自己还捡了一个教太子武功的密职,深深怀疑神喝了假酒。

 

这边的王黎倒是满脸憋不住的兴奋,早闻宫里侍女们对定远将军百战百捷称赞有加,能得高手相传岂不乐哉。便迫不及待地问出口:

“定远将军,你会射箭吗?”

 

金信赶快甩开满脑子问号,答曰:“回殿下,是的。”

 

金怜在一旁虚咳两声,小声提醒道:“殿下请先拜师。”

 

看着小太子对规矩手忙脚乱的样子,金信简直想翻白眼,这和之前那个每次见到都给我甩脸色看的小子是一个人么,我这回的该是假前世吧。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