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den

日常爬墙 目前沉迷TSN中
-all长苏/all台/all胡,不逆不拆,有时会给妹子们送温暖
-驱魔少年神亚/缇亚
-锤盾/瑟莱/ALVO/哈蛋/drarry

【靖苏】时间简史 第二章 (星际穿越AU)

想问一下大家觉得亲世代中,除了言侯静妃,谁的智商最高,最理性到冷酷?
 最近往文里放原文角色时已经选择困难了。QAQ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出发前的那日晚上萧景琰睡不着觉,心中总有一些梦想实现的不真切感。从小盼望的那片星空将近在眼前,面对能为这片保守摧残的贫瘠土地上孕育出的人们带来平安富足的生活的心愿也即将踏出第一步,他热切而紧张的心情无人理解,无人分享。自从那场人祸后,他与父亲有了再也无法跨越的隔阂和与兄弟朋友生死相隔的悲哀,仿若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白驹过隙,十年的时间仿若能抚平一切痛苦,空留他们曾经共同的愿望待他实现。


他想去看看运载火箭。此时的运载火箭已转移到发射天井中,今夜天井装置敞开着,难得的好天气能看到繁星闪烁,星光微弱,却仍能使萧景琰看清那位身穿白色隔离服的瘦高身影。

“明日便要出发了。”梅长苏很快便发现萧景琰的行踪,他转身背着星光对萧景琰说。

“先生喜欢这星空吗?”萧景琰也未想到此人会于此时出现于此处,话搭得毫无章法。

他向梅长苏走去,二人一玄一素,幽幽星光下一时的沉默使画面凝结成景,梅长苏双眸对上萧景琰的目光,深深望过去,恍若穿越时光看到什么画面,转瞬间又移开。他又转而凝视深邃夜空,无喜无悲地说着平静的话语。

“算是吧。那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不是么,长官?我们曾经仰望着浩瀚的星空,思考自身的存在,现在只能想着,怎么在风沙中活下去。“⚠

“所以先生取得物理学位的同时也在研究秋葵?“

梅长苏颔首默认。萧景琰心中涌现莫名的熟悉感。

自发射井望出,繁星呈带状铺于天幕,萧景琰望着繁星清冷闪烁于无尽黑暗中,忽然想起年少时也曾与谁一同仰望过这片天空,那时他们能望着十几亿、几十亿光年前的恒星想象它们从星云笼罩中蜕变,从绚丽绽放后永恒,最终吞噬着一切仿佛泯灭了所有过往,周而复始。

那时的少年说:”你说土豆又怕旱又怕涝,会不会早早就灭绝了?“

那时的少年曾说:“老师说我脑子灵光又好学,将来能解决人类吃饭的大问题,可我不想下地干活,我宁愿天天吃秋葵,那玩意儿好吃,耐缺氧又补钙,随便往哪儿一种就活,多好?“

那时的少年最喜欢说:“景琰,你喜不喜欢星星?银河那么漂亮,我们为什么要守着一颗半死不活的星球,我想像父亲一样做一个为人类生存而奋斗的开拓者!“

那时的少年双眸明亮如长庚星,那时的萧景琰感到生命中恒星诞生,无论身处何方,无论入何险境,总有一颗星与他志趣相投,相伴而行。

斗转星移,物变人非。

沉默良久,竟是话少的萧景琰先开口。

“我心中一直有一个疑问,不知先生可否解答?“

“长官请讲。“

“先生既非联邦宇航局编内人员,又非军中人士,为何知晓本次计划?“

梅长苏好像早已知道萧景琰会有所疑问,不急不慢道:“说来话长,其实我是到达此处才被告知的……是“他们”告诉了我此处位置。“

“他们?”

“梅先生是因为重力异常的影响,无意之间根据重力所指坐标发现此处的。我便自作主张请先生加入本次计划。“言老院士和穆姑娘不知何时已立于井舱门口。讲话的老院士虽已年过甲子,脊背仍挺得笔直,苍劲如松。“梅先生在学术方面的研究我看过了,他是个敢想的年轻人。萧长官,穆中尉,今后执行任务中也可在决策时参考梅先生的建议。”

萧景琰与穆霓凰知这位言老院士与飞行器与机械领域颇有建树,想来老人家的建议有其依据,便点头表示同意。

言老院士又道:“我这几日做了摆弄了些东西出来,算是份临行礼物。既然几位都不急于就寝,那么便请随我来看看吧。”

盈盈星光之下,三人随言院士踏出井舱,随着舱门阖上,发射井内又恢复了静谧和幽暗,沉默地见证着队员们于此星球的最后一夜。




“三”

萧景琰裹着厚重的压力服,三层设计将其几乎与外界隔绝,身边球形机器人木玦安静地卡在凹槽中。透过全透明头盔他看到穆霓凰带着饼型机器人青釉坐在副驾驶,梅长苏则被方形机器人飞流紧紧搂住双臂,躺坐在舱体角落的座位中。

“二”

萧景琰躺坐在主驾驶位上,顶着面前的操作台,他想起出征前与梅长苏、言院士的那次对话。他又一次见到推进器,也是第一次见到如今乘坐的推进器。

彼时梅长苏说:“那是轨道上永恒号的最后一个组件,徘徊者号。我们最后一次远征。”

那时的自己曾说:“太阳系没有适合人类生存的星球,系外最近的星球在一千光年之外,说是送死丝毫不过分。我们去哪?”

言院士答:“我不能再说更多,除非您愿意驾驶这架飞船。您曾是我们最好的宇航员。”

“我仅执行过一次环地任务,更多的时候是在平流层。“

“穆中尉和景睿豫津也仅是在地面训练,从未碰过真正的航天器。除了萧长官您,我们已无更好选择。“梅长苏目光坚定道。⚠

也许是梅长苏坚定的语调,又或是言院士的劝说使他信任,心中已不再犹豫,即使此路漫漫,希望渺茫,但畏缩不前不是他萧景琰的作风。

“一”

在一片蒸汽和异常的压力下,他阖上双眼,耳边响起了梅长苏那日劝说他的话语:“拉撒路行动。死而复生,那就得先死。”

最后一刻,脑海中又浮现年少时林殊仰望夜空时背出的那首诗。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Old age should burn and rave at close of d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Though wise men at their end

Know dark is right

Because their words had forked

No lightning the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注: 标⚠段落部分参考电影intersteller

----------------------------------

附:寻地小队彩蛋一枚

临行之夜,言阙带三人挑选机器人。

萧景琰挑选了话多能干事的圆形智能机器人,木玦。

穆霓凰挑选了攻防能力强,长得像家里的吸尘器的饼型机器人,青釉。

梅长苏挑了一个方形红盒子,打开盒盖,一个体型巨大的白胖子充气完成,它用欢乐的语调和梅长苏打招呼:

Hello. I am Lin Chen, your personal healthcare companion.

梅长苏:……

不知为何,梅长苏双手自动迅速阖起盒盖。

最后,他挑选了语言系统简易且喜欢叫主人“苏哥哥”的高精度模拟计算机器人,飞流。

——《蔺各鸟主未出现在本文的原因》

评论(9)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