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den

日常爬墙 目前沉迷TSN中
-all长苏/all台/all胡,不逆不拆,有时会给妹子们送温暖
-驱魔少年神亚/缇亚
-锤盾/瑟莱/ALVO/哈蛋/drarry

【靖苏】时间简史 第五章 (星际穿越AU)

这是一个major in actuarial science and risk management的家伙的科幻AU.

 

 

地球公元2218年,联邦宇航局拉撒路行动基地。

 

总是从容不迫的言阙手持笔纸,焦急地计算。方才与永恒号上队员通信时发生了信号中断现象,他本认为通信不稳定为正常现象,然而刚刚收到梅长苏传来的紧急加密信号,请求他对于信号异常时的画面进行分析。言阙于是打开通信录像,将画面停留在通信中断视点。

 

满屏的二进制代码。

 

这次的通信中断并非偶然,而是人为。而最有可能干扰本次行动的,也只有可能是“那个人”了。但他又有何理由干扰呢?

 

 

地球公元2218年,永恒号距穿越土星虫洞2小时。

 

短暂的失神后,梅长苏收到从基地传来的一个高布尔值。①他隐隐约约有不太好的预感,也许,这次行动的敌人不止是自然,面对的也不仅仅是“他们”,还有一双眼在暗中监视着他们的行动。

 

眼前最紧要的还是穿越虫洞,毕竟人类还从未如此挑战过高维空间。巨大而透明的球体距他们越来越近,他看到越是靠近虫洞的天体轴心旋转的速度越快,无数片星云嵌于虫洞中,仿佛触而可及,却又似倒映于水晶球上的映像,遥不可及。随着飞船接近虫洞表面,剧烈的震动再一次降临,噪音咆哮着,震耳欲聋,警报四起,舱内灯光忽明忽暗,舱外星云迅速后退,空间并不规则,飞船似是穿过隧道接近透明球体,又穿过球体下方所通隧道。璀璨群星或是飞速后退,又或是围绕扭曲球体转动。此时飞船控制器已失去效力,进入膨胀区③,驾驶飞船的萧景琰松开控制柄,视线转至已然昏睡过去的梅长苏头顶,他看到幽幽烛火中,牌位,珍珠,一段红绸自牌位上落下。一瞬间,强烈的痛苦感席卷了他的所有感官,仿若一辈子的伤痛全部积压着爆发,紧接着,是永恒的孤独。

 

梅长苏在进入膨胀区的一刻,记忆又回到了那间四壁无窗的混凝土矮房。彼时在父亲远征牺牲之后,母亲和自己为逃脱安全局暗杀寻求景禹哥哥庇护,于是在十五岁那年,少年林殊与住在萧景禹家中的十七岁萧景琰在同一片星空下相遇了。喜欢谈天说地,梦想都在遥远天空的少年们相遇,一拍即合,多少日夜同吃同住,多少时刻相携共度,多少刹那言语寥寥却默契永驻。一日夜晚,少年林殊拉着萧景琰,神秘兮兮地在那四壁无窗的混凝土矮房中摸出一本书,萧景琰凭着微弱的烛光看清了封面上灰暗褶皱的月球和那一面无风而动的星条旗。林殊说,这是他父亲赠予他的礼物;他又说,这是记载了人类曾登上月球的前苏联历史书,现在已被联邦禁读;他还说,没有最真实的历史,却有害怕真实之人,更有真实之人;他没有说,他想将自己最珍视的宝物,送给最真实的朋友。

 

当梅长苏以为眼前走马灯般的回忆即将停止时,一段陌生的记忆又涌入脑中,仿若又过了一生。他看到对面铜冠银袍之人与自己于融融烛光中伏案批文,心中淡淡暖意,他觉得记忆中留存此瞬,今后风霜雨雪再不寒冷;他看到利剑断铃,密道烛光幽幽,心中焦急至极却又欣慰,他对自己说,你能坚持下去,你要坚持下去;他看到自己失手拔剑,身旁披甲之人惊诧而不敢相信的目光,他又看到猎宫之战,破釜沉舟,那人三日未眠归来时满盛坚毅却是安心的眼眸,他对自己说,你将会做到,那人漫漫前行之路已无人可挡;他听到众声附议,他看到朱服文龙,金冠束发,玉佩垂膝之人立于自己身前,他感到心愿已了时的平静;他看到猎猎战旗,缨盔铁马,擂擂战鼓,簇戟长弓,他不敢看向城墙上之人,但他听到自己笃定的誓言,此生一诺,来世必践;最后的记忆又回到那方苍茫浑白之地,在一切陷入永寂的黑暗前,他想起心中的最后一丝牵挂,忆起最后的一份愧疚,他看清那人面貌,原来,是景琰啊。

 

梅长苏伸出手,像是想要抓住什么,却又什么也没有抓住。

 

忽然间,舱外恒星停止飞速后退,缓缓于视野中旋转,最终随着飞船飞行稳定而缓慢移动,舱内一片寂静。

 

“……我们……到了。”萧景睿从剧烈的噪音中挣脱,直直地盯着面前明亮而巨大的星系,宣布永恒号穿越虫洞成功。

 

 

虽然永恒号刚刚完成人类历史上里程碑式的壮举,舱内几人却不见欣喜,亦或是劫后余生的庆幸。一场决定性的讨论正在监视舱内进行。

 

“这是我们现有的数据”梅长苏手持铅笔,指向身后几个显示屏,“都是些在我们星系收到的历史基础数据,并没有数值更新。”

 

“好的,那么我们需要决定登陆星球顺序。目前可确定的上一批远征队已登陆星球有三个,根据信号匹配,我推定出登陆者分别为夏江、聂真和……林……林燮……”话至此处,穆霓凰有些颤抖着,语调在景睿和豫津听来有些奇怪,不过他们并未在意。稍作停顿后,穆霓凰又接着说:“夏江为上一次远征队副队长,所在星球距我们的位置较远。聂真为物理粒子学家,上一次远征队理论技术支持人员,所处星球位置尚不确定,需要更多数据支持。林燮,生物炸弹项目启动者,上一次远征队队长,所处星球根据所返回数据拥有水和有机物,并且距离适中。”

 

“我补充一下,夏江和林燮的星球一直有持续的信号传来,而聂真那里已经有三年一直处于黑屏状态了。“萧景睿看着数据单说道。

 

“那就去最近的,信息最充足的星球呗。”言豫津想了想说“林燮那儿有最基本的水和有机物,也许还会有生命,看起来不错。”

 

“我赞同豫津的观点。只是不知具体距离距此处是多远?“萧景睿紧接着答。

 

“抱歉,我打断一下,现在存在一个问题。那里距Gargantua比我们想象中的近得多。“沉默许久的梅长苏道。

 

“Gargantua?“言豫津疑惑道。

 

“是黑洞,我们称之为Gargantua。夏江和……林燮的星球都围绕它转动,而其中林燮的星球已然处于临界状态。“梅长苏答道。

 

“就像是擦边球。”穆霓凰解释。

 

“所以,在那里降落非常危险。如此巨大的黑洞会产生极大引力。“梅长苏蹙起眉头。

 

“我们可以利用旁边那颗中子星来抵消引力。”一直未说话的萧景琰之前仿佛思考着什么,而突然插进话的他双目坚定地直视梅长苏,仿若在竭力争取梅长苏认可,又像是道出坚定的诺言。

 

“不,关键的是时间”梅长苏摇摇头,他转而目视显示屏上的模拟图,未与萧景琰对视“因为引力的作用,我们在那颗星球上的时间会相对于地球变慢,一小时相当于地球七年。”

 

“稍有差池,耽误些时间,那地球岂不已经?!”言豫津震惊道,”所以,父亲决定由苏兄将冻结的大量受精卵带上飞船,是因为他早就知道……不,这样一来,便非太空移民,而是,诺亚方舟。父亲他,是准备和所有人一同……“

 

“是的,言老曾说,若来不及返回,便执行第二计划。他说,这是人类最后的一丝希望,无论如何都不是能坐以待毙的时刻了,他会尽其所能,使人类在我们前留住一口气。豫津,景睿,你们都有至亲之人留在地球,而我在地球一无牵挂,这一次登陆任务就由我来执行。在等待我期间,你们尽量长时间进入休眠,若我无音讯,就不必等我……“

 

“我来驾驶飞船登陆”萧景琰打断梅长苏,“要想避免时间转变,就尽量避开波峰。飞船直接驶入林燮……前辈的星球固然可以节省燃料,但必然会浪费许多时间,若沿紧挨着该星球的Gargantua的轨道进入星球上空,避开时间变化区域,接收林前辈和他的样本,一进一出,虽浪费燃料,却节省时间。中尉以为如何?”

 

“应该可行。我来辅助驾驶。“穆霓凰答道。

 

见穆霓凰与萧景琰正副两位指挥官都赞同登陆,萧景睿与言豫津本也表示愿意一同前往,却被二位以此行至少两年时间,需要有人留下继续分析研究日后行程为由强行拒绝。言豫津被拒绝后委屈地自言自语:“为什么他们都不反对苏兄去,却不让我们去。“

 

梅长苏本想仅带飞流前往,却没想到萧穆二人以指挥官身份强行同行,这两人何时意见如此一致了,真是奇了怪了。内心呼啸着,表面上风轻云淡地勉强答应的梅长苏返回休息室,表情变得凝重起来。

 

父亲就在这片星系中,曾经以为已然牺牲的父亲竟还有生存的可能,他怎可能不想去救,幸好,父亲的星球乃登陆最佳选择,否则不知自己会做出怎样的抉择。整整十年,对每一个人都太过艰难,希望父亲一切安好。

 

 

 

 

注:本章引用电影interstellar台词,作者懒,就不一一标出了

①一个高布尔值:一个简单电平值。梅长苏在发现信号异常后请求言阙对其研究,若为自然异常则回复一个低电平值,若非偶然现象则回复一个高电平值。这种通信方式将在穿越虫洞以后大量使用。

②在强重力场下的通信问题:电影中设定仅能由弱引力场向强引力场单向通信,但基地在穿越虫洞前就获取了前一批远征队队员所发信号,这是由强引力场向弱引力场发射的信号,如此会出现矛盾。此处的解释是,信号不能从强引力场发至弱引力场是因为场会改变信号性质,以致于信号不再带有原本信息,但是通过事先约定高低值意义,比如高为yes,低为no,从强引力场发送一个简单电平值到弱引力场,其电平高低没被改变,就可以实现类似二进制的通信了。

③膨胀区:进入膨胀区中可视为已到达高维空间,飞船控制器失去效力,人类能做的只有记录与观察。

④梅长苏获取前世记忆:本文添加的不科学设定。本文转世包括脑电波规律波形复制,前世记忆以波的形式储存在宇宙空间中,故梅长苏能在高维空间偶然捕捉到相似波形数据,观察自己前世记忆。

参考资料:Kip Thorne, The Science of Interstellar,2014

 

感谢看文的亲故们!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