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den

日常爬墙 目前沉迷TSN中
-all长苏/all台/all胡,不逆不拆,有时会给妹子们送温暖
-驱魔少年神亚/缇亚
-锤盾/瑟莱/ALVO/哈蛋/drarry

【使鬼/王黎×金信】神谕 第一章

warning:私设如山,感情慢慢来吧



返回京城的一路上将军仍受到了百姓丝毫未消退的热情迎接。

 

金信一身玄色介胄,骑一匹乌色烈马入城。左右百姓相比其前生大捷归来时的兴奋和崇敬,更多了些好奇——毕竟此时二十二岁的金信是第一次以定远将军之衔出征。

 

宫城门前护卫早已上报宫内,出征归来的一行人刚行至宫城门,即有一位侍从将金信引入光华门。金信随侍从自东向北行,踏过升平门,不由在信奉门前的球庭驻足。曾经的自己,已记不清在每次战胜归来时经过此门多少次,最后一次推开此门,却一生未能走到保护君王的位置上,如今的自己,为何会再次出现在此处?冥冥中,有何旨意。他看着城门渐开,望着檐上繁复的龙纹,突然觉得对过去有些陌生,在侍卫拖长了的声音“传——定远将军金信进殿”时,他不得不再一次面对,这个生前不屑参与,而逝后发觉充满杀机的战场。

 

将军的背影消失在高耸的宫门时,一双稚嫩又清明的眼睛注视着将军的身影远去,九岁的王黎趴在东乐亭的柱子上。

 

“他就是定远将军吗?”那位兄长曾提起的金信。

 

 


 

此次进殿面见君上,王将金信推迟半月的过错一笔带过,殿上朴中元由于曾上奏的关系,颜面上有些过不去,却也并未多说什么。王一如既往听金信禀报完战情况,给了些赏赐,便令金信归朝臣队伍中去。

 

下朝后回到府邸,金信一进家门就被小肉团子正好砸中,还没理清头绪,就见小肉团子金善两只小手狠狠地敲打自己的肚子,含着一股没有门牙的鼻音生气地喊着:“兄长讨厌死了,带新娘回来都不告诉我。兄长烦死了!“

 

“池恩卓!“你怎么解释的。

 

“就说了我是你还没过门的新娘”池恩卓红罗编发,出现在金信面前,用可怜的眼神盯住金信,“我人生地不熟的,大叔你现在是我唯一的依靠了。”

 

“……”

 

小金善扭头看着池恩卓可怜兮兮的眼神,思考许久,拉着金信的衣襟,语气中充满担忧:“兄长……对恩卓姐姐不好吗?这样不对的。”

 

“嗯?你怎么知道对不对呢?小丑八怪。”金信俯下身抱起小金善。

 

“兄长要娶恩卓姐姐,就是喜欢她,要保护她。以后我也会保护兄长和我喜欢的人的,我会比兄长做得更好。”

 

“我们善儿喜欢什么样的人呢?”

 

“好看,认真起来好看,坚强时好看,笑起来好看的人,反正不是兄长你这个样子的。”

 

社长真的是……哪一辈子都很厉害啊。池恩卓不得不如此想。

 

“你啊”金信回忆起生前妹妹出嫁之日,一身锦绣黄裳,清丽得令冬雪成为陪衬,不由得后悔辛苦宠大的自家白菜怎么就被某个小子拱了,“真是这么小就……”

 

忽地,一只玄羽信鸽落于金信肩头,他收起表情,取下鸽足上的信件。

 

明日下朝随金怜前去崇文馆


-----------------------------------------

搞完建模大赛以后睡了一天,现在才发,实在抱歉

评论(6)

热度(32)